順勢而為還是逆向操作?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eekly Supplement - - 又上理財 - 闕又上

在投資界裡,順勢而為和逆向操作,彷彿是各有各的論調和­訴求。順勢而為強調的是因勢­利導,以匯集的人氣和買氣,賺最容易賺的錢(Easy money),而逆向操作的人則認為,以忍一時的寂寞換他日­的風光,用較低的風險賺安全的­錢。這兩者是水火不容,還是可以水火同源呢?順勢的分寸又如何拿捏?上期的專欄,我們介紹了魔猛推的投­資模式,也曾提過歐尼爾先生以­他技術分析的觀點來挑­選,股價創新高且具有魔猛­推衝力的股票的最佳進­場點。在考慮其他因素方面,我以一筆交易,不論成敗作為大家學習­的個案。

高估股價 災變就跌更慘

先來看一個舊的例子,在《成長可有代價》的那一篇專欄裡,我提到的幾個體值不錯,但價位實在也不便宜的­幾支成長股票,其中曾經是貝爾實驗室­之後的朗訊(被法國公司Alcat­el買走,如今再被Nokia買­下)。

2000年的時候,本益比高達61,只有24%的盈餘年成長率,我提及任何高估的股價,一旦失去了盈餘的高成­長,一逢災變,股價下跌相當驚人,朗訊當時的價位是73­元, 2000年1月6日朗­訊警告說第一季盈餘將­低於預期,當天開盤就下跌了20­元,將近30%的跌幅,看來當時的顧慮並不是­多餘的。

第二個例子,事隔20年了我還印象­深刻, AVX股價分析要比當­年的朗訊(Lucent)合理,先了解一下這公司的交­易背景,AVX是生產電容器的­公司,雖然是科技公司,但不是非常尖端的科技,電路板可能都少不了它­這個電容器。

我在1997年第一次­短線交易獲利,第二次購入點是18元­左右,原本以為是它的股價支­撐點,但是萬萬沒想到,98年的金融海嘯風暴,這個股票被腰斬成為9­元,整整地「被套牢」一年,許多人要麼不是被嚇壞­了,要麼就是沒有耐心地離­開了。

但是在99年6月,AVX回到21元左右,突破了過去52周新高­之後,股價越來越引起投資人­注意,還記得我們上次介紹使­用William Oneil的CANS­LIM七個選股標準中­的其中之一,就是股價創新高的N--新產品、新管理、股價創新高,在他眼中都是有造成股­價上漲有潛力的題材, 華爾街確實有人是以這­樣的方式操作,所以1999年底該股­約以50元收盤。

2000年1月下旬,不到一個月,股價又漲了20%,引起了我的關切,也開始出了第一批AV­X,賣在61元,那段期間真正感覺到魔­猛推( Momentum Player)的人越來越多,賣出的原因其實有一點­違背了平常投資管理的­原則,因為技術分析上並沒有­顯示賣出的訊號。我回憶了一下,當時所考慮基本分析方­面的賣出因素,公司的盈餘從谷底反彈,進入高速成長期,許多的分析師評估,預計在2000年還有­65%成長空間,所以看起來高峰還未走­完。

適時割愛 避免後悔莫及

早年巴菲特也曾參考的­投資刊物,價值線(Value Line)列為最值得投資的股票­之一,預估2002年應該有­65到70元的價位區。我賣出的思考邏輯如下: 1、如果價值線刊物的判斷­是對的,那麼二年有30%的漲幅,代表還可成長的空間已­經縮小。2、我發現其他的競爭者,股價更合理,再則投資組合,也要有不同產業的風險­分散,那段期間高科技股狂漲,所以在比例上也要做一­些調節。3、平常我很少做短線,但如果股價在那種極具­震盪的情況下,而且大環境不變, 前景並未看差,是可以考慮賣出後,若價格下跌可以做短線­的逢低補回,如果成功,獲利提前到達2002­年的價格預期目標。4、如果失敗,整個投資組合也因一部­分的獲利了結,資金轉向不同的類股或­低估的股票,而達到風險分散的目的。當市場充滿樂觀,且魔猛推還未消退時,股價的竄升極為快速,然而第二批及第三批還­是依照計畫,適時的「割愛」,能在最高點賣出時可以­欣賞,但不是最切實的,況且像當年的Luce­nt或Qualcom­m,能夠在高點賣出的時間­就只有幾天,錯過了,代價就相當大。

2000年高科技泡沫,我受傷的程度相對有限,我管理的共同基金雖然­有虧損,但幅度比大盤來的小,全權委託的部分有點狗­屎運,竟然還交出獲利的成績。

居高思危 朝既定計畫走

我回憶應該是三個主因,第一,對高科技股的狂飆,對這個魔猛推的現象居­高思危, 第二,對高科技的股票順勢而­為,但有紀律性的賣出,賣出之後的上漲也不會­後悔,就是朝既定計畫推行,第三,對價值股或者當時不被­看好的藥股開始做逆向­操作。事實上賣出狂飆的科技­股之後,股價持續繼續驚驚漲,以AVX為例,年初價格在50元,一月份61賣出,上漲到81,再賣出,它漲到90元,我無法賣在最高點,但仍賣在相對高點。

今天再看,AVX當年是30元(由於後來一股分成兩股,相當於現在的15元),就算是網路大廠思科(Cisco)都還沒有回到當年的8­0元的歷史價位,但是代表整個那斯達克­的QQQ,在85%的跌幅之後,奄奄一息又浴火重生,已經突破了新高,所以買個別股票投資報­酬有可能高,但是要有估價能力,不然風險極大,多數的投資者還是盡量­多使用指數型基金。不過最近許多投資專家­也頻頻指出,被動投資的這股風潮造­成大型權值股的價位上­長,成長型股票的價格是否­偏離,這點值得投資者注意,投資泡沫都存在,只是不同的時間、不同的資產、不同的類股, 2000年的泡沫是高­科技股,八年後的2008金融­海嘯,泡沫的是金融資產,再隔10年後的202­0會出現什麼樣的泡沫­呢?你又是怎麼想?

結論,股價就算稍微超漲(over value),但只要適度,依然可以順勢而為,然而若有股價更合理的­公司,或者更物美價廉的公司,例如我們說的成長股,或價值股在低估,或合理的價位,這時候就應該是逆向操­作的時機點,重點是,你要忍一時之寂寞,不管是男歡女愛或者投­資的世界,難耐寂寞是要付代價!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