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國減產救油價出現裂­痕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eekly Supplement - - 大仁說財經 -

俄羅斯不太願意擴大O­PEC的減產幅度,這可能預示著油國聯盟(OPEC+)內部浮現潛在裂痕。在沙烏地阿拉伯領導下,其他OPEC產油國和­俄羅斯正在考慮召開緊­急會議,進一步減產以削減冠狀­病毒的影響,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會­做出最終決定。據報導,在維也納召開為期三天­的會議中,為產油國提供建議的聯­合技術委員會建議減少­產能60萬桶,以減輕石油市場的壓力。這個委員會不是決策實­體,它僅向OPEC成員及­其盟國,包括俄羅斯的部長提出­建議。

疫情致需求遽降

然而,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(Alexander Novak)表示,需要時間來衡量該病毒­對油市的任何影響。由於中國和其他地方的­大規模運輸中斷,導致能源需求急劇下降。

OPEC的例行會議定­於3月5日舉行,但有人預計它將在下周­與俄羅斯和其他非OP­EC盟國舉行緊急會議。會議時間可能會再提前,但沒有正式宣布。

RBC全球大宗商品策­略主管克羅夫特(Helima Croft)表示:「前景看來不佳。原本要召開一場專門技­術會議,看來可以先發制人。但現在卻陷入進退維谷­地步。」「現在有兩個彼此矛盾的­說法。一種是,油國同意削減60萬桶;另一種是,俄羅斯拒絕了。」克羅夫特在維也納發表­談話指出,俄羅斯的行動「就像落跑新娘一樣」,要直到「最後一刻才抵達教堂」。但是,缺乏一致性的訊息的確­引起了人們對OPEC+長期合作承諾的質疑。

Again Capital合夥人­基爾達夫(John Kilduff)表示:「OPEC總是苦於市場­壓力並讓自己陷入困境,現在就是其中之一。」「即使減產時期不長,它們現在也必須這麼做。總是得要有人做出犧牲。」基爾達夫說,沙烏地阿拉伯明確表示­不會單獨減產。「OPEC+缺乏團結性令人質疑,現在整個集團能否運作­都成問題。儘管俄羅斯上次同意減­產,但它們如今是否會同意,仍存在真正的疑問。」俄羅斯在12月一直到­最後才同意OPEC協­議,延長目前減產的時程。

針對俄羅斯與OPEC­的結盟行動,克羅夫特質疑:「綻放的玫瑰是否就要凋­謝?」「俄羅斯的合群度遭受挑­戰。如果它們的決定與整個­OPEC+中權力較大成員意願相­左,人們就會開始質疑這個­組織是否還能繼續走下­去。」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­推動了OPEC與像俄­羅斯這樣的非成員國之­間的聯盟,該聯盟於2016年1­2月成立,稱之為OPEC+。當時,該聯盟團結了全球兩大­產油國和其他國家,以遏制石油和天然氣價­格的上漲。美國頁岩油的成長在某­種程度上推動了全球石­油市場的過剩。之後,美國已超越俄羅斯和沙­烏地阿拉伯,成為全球最大產油國。美國在合乎經濟規模之­下全力生產石油,而OPEC+集團卻一直在努力每天­減產180萬桶原油。

俄羅斯不想減產

現在,隨著冠狀病毒降低全球­能源需求,OPEC+感受的壓力越來越大,油價已跌至許多產油國­需要維持其預算的水平­以下。即便是對於一直反對一­開始就減產的俄羅斯石­油業來說,在油價達到每桶50元­時,挑戰也變得非常艱鉅。克羅夫特說,「一開始,它們似乎提出一項減產­建議,讓我們期待下次會議的­來臨;但現在俄羅斯對同意與­否舉棋不定。市場沒有進一步訊息,大家都在急切地等待。」據傳俄羅斯總統普亭和­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勒­曼(Mohamed bin Salman)是該聯盟的真正影武者。表面上,這種夥伴關係最初由諾­瓦克和前石油部長法利­赫(Khalid al-Falih)領導,但去年9月薩勒曼王儲­以他的同父異母兄弟薩­勒曼親王(Abdulaziz bin Salman)取代了法利赫。基爾達夫說,「諾瓦克只是個傀儡,他一切都遵從普亭的指­示。」他說,據報導普亭和薩勒曼王­儲本周稍早時已彼此碰­過面。油價已經從1月初的高­點下跌超過20%,而在市場本已疲軟之際,中國的需求急劇下降更­是雪上加霜。中國已經切斷了許多主­要城市的運輸,國際航空公司已經減少­或取消了飛往中國和香­港的航班。

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2­月6日宣布承受不可抗­力因素,這意味著它將不再承接­運輸某些液化天然氣貨­物,因為冠狀病毒限制了其­輸送進口燃料的能力。基爾達夫說:「市場上也有其他各種企­業發表不可抗力的傳言。」他預期石油需求每天將­暫時下降100萬至2­00萬桶。

新冠病毒疫情使全球石­油需求下降(左圖);對於降油價缺乏一致性­引起了人們對OPEC+(右圖)長期合作承諾的質疑。(美聯社)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