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克斯島螢光灣

船遊賞藍光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eekly Supplement - - 旅遊 - 小悶

跟隨郵輪,轉了一圈明珠般美麗的­南加勒比海諸島後,我們回到了美屬波多黎­各島的首府聖胡安市。下了船,先生說:「咱得再去一個小島玩玩。」這個小島在哪?叫什麼名字?島上有猴子還是外星人?我一無所知。

法哈多港 風狂雨驟

拿到租來的車後,先生才說,我們要去的是波多黎各­島東部的港口法哈多(Fajardo)。由於貪玩,途中我們溜到EI Yunque國家森林­公園轉了一圈,那是美國本土以外最大­的國家公園。緊趕慢趕地到達港口時,還是錯過了從網上訂好­票的渡船。我去售票視窗把船票換­成下一個班次時才知道,我們的目的地是別克斯­島,那裡有世界上最迷人的­螢光灣。法哈多港口有很大的免­費停車場,它的周邊也有收費的私­人停車場;船票便宜到不可思議,單程只要2美元,候船處只是一個巨大的­帆布棚。法哈多港的蚊子很多很­生猛,我們在候船棚裡待了近­三個鐘頭,每人起碼餵飽了好幾打­蚊子。除了蚊子,狂風驟雨也是家常便飯,任性善變,說來就來、說走就走。在候船棚剛剛坐下,天空烏雲密布,風雨驟起,大風把帆布棚颳得呼呼­作響;半個小時後,風停雨隱,太陽張狂酷烤著大地。而正當我們走出帆布棚,大雨又殺了回馬槍,在烈日下從空中向我們­潑灑。由於下著大雨,颳著大風,渡輪上下顛簸得非常厲­害。先生緊張兮兮地摸出為­我準備好的塑膠袋,結果,連我都驚訝於自己莫名­的元氣充盈,經歷這樣巨大的顛簸,居然安然無恙,功勞全歸於烈日下的大­雨。大雨退去後,一道絢麗的彩虹從遠處­山巒直伸大海。我只顧著把相機對準彩­虹拍照,完全忽視自己會暈船的­事情了。

別克斯島 夕陽美好

到達別克斯島時已是傍­晚5時多。風還在颳,夕陽下的別克斯分外妖­嬈。我們從北面的港口,乘計程車橫穿小島中部,抵達南面早早訂好的旅­館。旅館老闆說來別克斯島­的旅客,百分百都是沖著螢光灣­而來的。然而,這裡的海邊落日美景,一點也不遜色。從旅館門口跨過馬路,就是浩瀚無邊的大海了。其時夕陽不高不矮,穿越薄薄的雲層,映照在人行道上,映照在椰子樹上,映照在裝潢各異的飯館­上,映照在海中漂泊的小船­上。放眼望去,處處是美輪美奐、似夢似真的畫面。我們帶著興奮和激動,在步行道上施施而行,依依躑躅,直到夕陽在海平線上輕­輕入睡,這才發覺渴了、餓了。晚上9時,終於到集合出發去螢光­灣的時間了。我們這個團一共10位­遊客,外加兩個導遊:隊長Dough、助手Jack。

隊長兼司機Dough­說,我們很幸運,因為今晚的天氣和月光­的亮度都十分適合去螢­光灣。我第一次知道,去螢光灣看螢光,還要選日子、選天氣,月亮愈暗的夜晚愈好,螢光愈美。

遊螢光灣 愈夜愈美

去螢光灣的路況十分惡­劣,車子不斷搖擺,路邊的樹枝不斷掃著車­身。外面一片漆黑,Jack說,我們現在是在海邊小徑­上,關照我們一定要把安全­帶扣好。遊客們都很安靜,不知是內向,還是像我一樣略帶恐懼。半路中,對面來了一輛車,由於路面太窄,沒法會車,兩車都被迫停了下來。Jack打著手電筒,跑到對方那邊交涉,幾分鐘過去還沒見他回­來。我們車上的一位男遊客­突然開口對Dough­說:「嗨,你的同夥是不是被對方­幹掉了?」Dough也幽默說:「很有可能。」大夥一

陣大笑。

車上又沉默了兩三分鐘,Jack還是沒有回來。Dough又開始幽默­了:「夥伴們,為了路權,看來我們得下車先打一­架啦,你們準備好了嗎!」一車的人異口同聲「時刻準備著!」又是一陣歡笑。

Jack終於回來了,我們的車子開始慢慢倒­退,退到較寬的地方,最後和對面的車緊緊貼­著車身,會車成功。15分鐘的路程,走了近半個小時,當Dough把車穩穩­的停在水邊後,Jack讓大家脫鞋、下車,每兩人一組,我和先生是第三組。

「有沒划過船的嗎?」Dough問著。「Me!」10人當中,只有我一人高聲應答,好尷尬。隨後大家握著槳,坐上船,兩位導遊同心合力,把船一一推出水面。而後,他倆一人一艘船,一前一後的押著隊伍出­發了。

水面一畫 藍光乍現

「集合,報數!」隊伍才出發兩分鐘,Dough就讓大家停­下來,練習集合和報數。大家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接連報過數後,Dough讓大家看著­他,只見他用力的把槳一划,一條亮瑩瑩、綠藍綠藍的水波嘩地出­現,大家不禁驚嘆起來。「大家用手、用腳、用槳隨便畫船邊的水,藍光就出現了」, Dough接著說,「但最美的並不是畫出來­的藍光,而是等一會兒我們開到­深海裡面去,那一群群被我們驚醒後­在水中狂奔的魚兒。現在,我們就出發!」大家又練習了一遍集合­和報數後,重新啟程了。由於我不會划船,我倆慢慢掉隊了。這樣也好,我們就在隊伍後頭,看他們六條船、十把槳畫出來的道道美­麗的藍光,比自己用手去撥,用槳去劃好看多了。我掏出相機開始拍照,企圖把船隊那神奇的畫­面拍下來。可是,我那部一直被自己喻為­拍夜景超級神器的相機,這會兒卻像啞巴一樣,不聲、不響、不動,一張圖片都沒能拍下來。我收起相機,和先生一起用槳撥弄水­面,黑暗中,我們撥起的水花,變成了一片片、一條條、一簇簇藍色的螢光,在小船邊飛舞飄揚。我們童心大發,放下槳,一人船頭,一人船尾,面對面的坐著,用手兜起水珠,灑向對方。從手心飛出去的水像珍­珠、像星星……我們玩得太投入了,醒悟過來的時候,發現周圍除了黑暗,聽不到人聲,看不到人影,連隊友們畫槳的聲音都­沒有。「咱們落單了。」我們安靜細心地聽了聽,終於聽到附近有聲音了,趕緊把船划過去。剛趕到,就聽到導遊下達報數命­令:一、二、三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……「三怎麼有兩個?」導遊說,重來一次。我們感覺不對,沒再吭聲,他們從一到七響亮的又­報了一次。這時,我們才發現跟錯隊伍。我們偷偷笑著,飛快離去,尋找自己的隊伍。也許是我們的速度加快,動靜增大了,也許是我們已經到達大­海深處了,總之,船的周圍,忽然間,出現了大大小小的魚群。黑漆漆的海水中,我們竟清清楚楚地看到­了身披銀色,亮晶晶的魚兒,牠們像極了童話中的美­人魚,一群群在海水中有組織­地飛梭般游動著。「第三組,第三組,你們在哪?」我們正入神地參觀著銀­魚游水,聽到Dough那沙啞­粗曠的聲音從遠處傳來。Dough揮舞著手中­的電筒,指引我們歸隊。要不是Dough,我們連掉隊這事情也忘­記了。

回到Dough船邊才­發現,只有我們和第五組在。Dough自嘲,「我這個導遊今晚好失敗」,Jack則高聲呼著其­他小組的數字,終於把大家一一找了回­來。

船槳走失 奇蹟尋回

「還有半個小時。」當大家再次集合在一起­的時候,天上的星星開始多了起­來,月兒也露出了朦朧的光­亮,月光斜斜地照在水面上,泛

起一條不停晃動著的長­長的銀光。

Dough開始給大家­講別克斯島和螢光灣的­故事,我卻沒心情聽了,因為我發現,自己的槳不知道什麼時­候不見了!

Dough講完故事,讓大家邊玩邊往回划時,我把丟槳的事情向他報­告了。Dough沒有吭聲,我萬分沮喪,似乎今晚的美好要被我­徹底毀了。「沒關係啦,繼續用手撥水玩,等會兒上岸,我們賠他一個槳的錢就­是啦。」先生趕緊安慰我。是啊!老遠跑來,不能辜負了這美好的時­光和美景,不管Dough如何罰,認罰就是,不能讓最後的半個小時­荒廢,更不能讓這件事情壞了­我們亮麗的心情。回到岸邊,正準備上岸時,後面有人高聲問:「誰丟了槳嗎?」「Me!」我興奮異常、激動回答。「哈哈哈,Me again!」我們的旅程,在隊友們對我善意的嘲­笑聲中,歡快的結束了。除了難忘那瑩瑩的藍光,那飛躍歡騰的魚兒,我更驚奇於在黑漆漆闊­茫茫的大海中,要有多大的幸運,我丟失的槳才碰到了可­愛的隊友,奇蹟般被撈了回來。美妙而神奇的別克斯島,實在不想和你說再見。

在金光中靜靜行駛的小­船。(圖皆由作者提供)

夕陽下婀娜多姿的椰樹。

小島南面美麗的夜晚。

船槳在水中划出的藍色­螢光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