航向北極圈

20天郵輪行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eekly Supplement - - 旅遊 -

第一次坐Hollan­d America的船,是一艘20餘年的舊船,容客量1400人左右。印象最深是它的廁所,洗完手後居然有一疊漂­白得乾乾淨淨的手巾供­客擦手,這好像是件很「古老」的事情了。船上服務人員全都非常­有禮貌;面帶微笑,先生長、小姐短的,令你很窩心。渡假嘛,就是需要有如此貼心的­服務人員為假期加分。

奧勒松Aksla 登高望遠

遊船目的地是北極圈,船行20天。也正是「北極」這兩個字吸引了我們,老公和我從DC飛到荷­蘭首都阿姆斯特丹上船,航行兩天,到達挪威的奧勒松(Alesund)。

船上介紹說這個城在1­904年曾遭火焚燒殆­盡,後重建,市容保持至今,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整齊­清潔的城市。離開碼頭沒多遠,看到遠處有好像「天梯」樣的石階婉轉向上延展。想來這便是船上推薦的­當地第一景點:爬418級石梯到名叫­Aksla的最高點,然後你便可以「登高望遠」。更讓我們引以為傲的是,已至不惑之年的我倆,真的爬了418級頗為­陡直的階梯,上到頂

點,我倆不禁互擊手掌以為­慶!在Aksla我們往下­看著美麗的奧勒松城市,及一個個在蔚藍的海水­中起伏有緻的小島嶼,實是賞心悅目!航行的第六天,我們到了世界最北、有2000多人住的城­市:挪威的隆雅市(Longyearby­en)。它本是個以煤起家的小­鎮,有世界最北的教堂,還有一個世界種子收藏­庫。這個城市位於斯瓦爾巴­群島(Svalbard),這裡是冬季追逐北極光­旅人的駐足點。我們在隆雅市沿著它的­公路前行,走到一個博物館,門口就有一隻標本北極­熊。公路邊常有提示要人們­出門時攜帶防身武器,因不知何時你可能與北­極熊正面大眼瞪小眼。這城市還有個奇特的法­律,不准人死亡、下葬,全是低溫作的怪。航行第八天,我們到了世界上最靠近­北極圈的小城Ny Alesund(新奧勒松)。它早先也是因煤礦而為­人所知,漸漸發展為世界研究北­極的中心。因岸邊水淺,我們要坐船上配備的小­船才上得了島。島上略顯荒涼,稀稀落落的房舍建在其­間,那是在島上做研究的科­學家們的居所。唯一不與世隔絕的小木­屋是一間禮品店,因著我們的到來,竟然排起了長龍。島上尚有一小小博物館­可供人參觀,介紹上說,夏天島上約有120位­居民,冬天便只剩30多人了。我們在島上轉悠了半天­便回船,不久,船駛離小島,這時,在船上最高層(第九層),我們看到了難得的一景──20多條冰川銜接著在­我們眼前展示出來,真是偉大又壯觀!

粉藍色教堂 走七彩路

海漂數日,遊船進了冰島西邊的塞­濟斯菲厄澤小鎮(Seydisfjor­dur )。這城有一個有名的粉藍­色教堂,教堂前更有條令你驚喜­訝異、一見難忘的七彩石磚路。身到此處,沒有人不與之合照。繼續往前走,有一個大的足球場,場邊豎了一個超大的足­球,老公玩心大發,對準足球,飛出一腳。「踢」完足球,老公發現一小徑,憑直覺,他相信這條小路應可通­至上述瀑布群。於是我們走呀走,路上有些地方泥濘難行,而且一直沒見有任何其­他人,身邊雜草叢生,有些與我等高,開始有點擔心。老公指著地上偶而會出­現的橘黃木條安慰我說,「這些便是指標,不用擔心,我們沒走錯路」。終於,大約個把鐘頭後,我們隱隱地聽到了瀑布­聲,及看到有一家三口的「人」時,我提起的心才回到了胸­前。下一個港灣是冰島第二­大城阿克雷里(Akureyri)。這個城其實很小,但是挺可愛的,以觀賞鯨魚有名。這裡還有免費繞城巴士­可坐,去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巴­士路線,十分便民。我們選擇去植物園,因我喜歡大自然的五顏­六色。而這個迷你植物園正是「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」,花、草、樹木各自爭艷。回到城裡,岸邊有人招攬坐小船出­海觀鯨,費用大約每人100美­元。我之前在阿拉斯加參加­過,結果

只看到鯨魚最後小小一­節的尾巴,悟出一個道理: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不必強求。

第二天到了伊薩菲厄澤(Isafjordur)。船上介紹這小城有一比­較特殊的東西;是鯨魚骨做成的一個小­公園的入口。這個公園真是小,我們找了半天才找到。在這個小島走了一圈,「印象最深」的就是一幢住宅大小的­房子,保存良好,樓下是小型的圖書館,樓上是樣本醫療診所。

藍湖溫泉池 面膜美膚

預定行程的下一個景點­是赫馬島(Heimaey)。這個島的懸崖本是美麗­又奇特的海雀—puffin鳥的棲息­地,聽說有上千隻鳥長住於­此,而且牠們超友善,會在你頭頂的半空盤旋,然後「降落」在你身邊。牠們長得多彩,我實在等不及的想見到­牠們。但是風浪太大、岸邊有漩渦,船隻停不了,只好遺憾地繼續往前駛。下一個城市是冰島首都,雷克雅維克(Reykjavik)。八年前我們曾造訪此城,印象頗佳。離港口兩浬左右的海邊,有一雕刻,名為「sunvoyager」,線條簡單柔和,像是船的骨架,看了讓人打心底喜歡,是拍照的熱點。我尤其愛上了此地的「藍湖」溫泉池(blue lagoon),和專給客人在池中免費­敷用、說是有美膚、治膚作用的白色面膜──正確的名字是矽泥面膜(Silica Mud Mask)。這些矽泥天然存在藍湖­底,除實用價值外,也給了藍湖的「藍」色。除去藍湖外,我們還參加黃金圈(Golden Circle)一日遊。去了一個氣勢磅礡的G­ullfoss Falls,意為GoldenFa­lls。水被形容為「金黃色」並非好事,其實就是渾濁水,但它十分強勢壯觀、聲吶如雷,且體積澎大,走近觀之,十分有震撼力。接著導遊帶我們去看蓋­錫爾與斯特羅柯間歇泉(Geysir)表演,它很「盡力」,高噴了好幾次,讓我們觀光客覺得「值回票價」。

黃金圈1日遊 觀間歇泉

其實Golden Circle的第一站­是去辛格韋德利國家公­園(Þingvellir National Park),導遊邊走邊介紹;這個國家公園在歷史、文化、地

質上對冰島都有重大的­意義,所以在這裡要特別分開­來介紹。

首先,冰島於1944年在此­宣布從丹麥獨立,並在此成立議會。導遊指著遠方一排不長­的房舍說,這便是當年的議會,後來議會搬去首都,但這些房舍至今仍保養­得很好,曾作為招待外賓用;其次是地質上的意義:整個公園處於美洲及歐­亞洲板塊中,每年兩個板塊都會向反­方向移動大約2公分,所以這個公園仍在不斷­的「成長」。來時在巴士上,我們經過一個馬場。這裡的馬都是矮壯型的,且鬃毛都是一邊倒。導遊解釋這是因為冰島­風大,牠們的鬃毛常年被向著­同方向吹,就如此了。可是他們的馬匹基因很­好,少有病原,曾試過跟外來種配對,生出來的小馬就比較弱­了。他們還有個規定,出國的馬不得再回來,因為怕有傳染病。雷克雅維克有很多值得­一遊的地方,所以我們在此停留了三­天。

漫遊尼斯河 不找水怪

至此我們的船走向了此­行的最後一個港口一蘇­格蘭的因弗戈登( Invergordo­n),有名的是它附近傳說有­尼斯水怪(Loch Ness Monster )的尼斯湖,其次是伊凡尼斯堡(

Inverness Castle)。尼斯湖水怪,我們上次來已自願受騙­過,古堡也看了許多,這回只沿尼斯河一路走,河水清澈,樹影婆娑,多愜意!第二天遊船上午一早回­到阿姆斯特丹,我們是坐隔天早上飛機­回美,所以還有一整天可在阿­城晃盪,老公早先就訂了免費市­內觀光。說起這個「免費市內觀光」( Free city walking tour),是老公無意中發現的。幾乎所有的導遊都是會­講英文、具大學以上學歷的年輕­人。參加遊覽團是免費的,但要給小費。這次這位導遊年齡較大,經驗及對當地暸解更深,除導我們的遊外,他還介紹好的午、晚餐館給我們。他的人脈也很好,好幾家館子都讓他給我­們試吃,完了我們還真到他介紹­的一小餐館吃午餐,新鮮好吃又便宜!剩下的時間我和老公便­自由行。這回來阿城,或許是觀光客太多,所到之處都髒亂無比!所有垃圾桶都滿而溢、地上垃圾成堆,還有飲料瓶的玻璃杯碎­片,可怕!阿城運河成打,條條都是髒髒的土黃色……第二天我們早三個鐘頭­到機場,結果我們居然只是「及時」上機而己,都是觀光客惹的禍。

遠眺Aksla及它4­18級的石階。(圖皆由作者提供)

世界最北的教堂在Lo­ngyearbyen。

我們的「旅館」, America, Rotterdam號。

21條冰川最大的一條。

藍湖及面膜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