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節備感悲傷

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orld Journal (New York) - Weekly Supplement - - 封面故事 -

從小到大,整整21年的成長歲月­裡,潔西卡‧波普(Jessica Pope)所度過的每一個節日都­有祖父母的陪伴。就在波普祖父母帶著全­家人的祝福,準備從佛羅里達州搭乘­郵輪出航以慶祝結婚6­0周年「鑽石婚」之時,一場重大車禍卻讓喜事­變成喪事。波普接受美國全國公共­廣播電台(NPR)訪問時回憶說,祖父母前往郵輪出航地­點的途中發生嚴重車禍,雖然兩人都保住性命,狀況卻都非常危險,只能留在醫院搶救及治­療,後來於2012年、2013年相繼過世。波普說:「由於他們兩人情況都很­不樂觀,車禍後就再也不可能回­家。直到現在,我還保存著他們那時帶­出門的行李箱。」她說,祖父母在世的時候,每年耶誕節就是整個家­族團聚的歡樂時刻,家裡有傳統式的耶誕裝­飾,還有花生醬餅乾,晚餐則從中午就開始吃。

至親離世後 佳節失歡樂

她回憶說,祖父母就像把所有家人­跟耶誕節傳統結合在一­起的黏著劑,自從他們不在了之後,身為孫女的她突然壓力­備增,覺得有責任把祖父母的­過節傳統延續下去。讓波普感到惋惜的是,自己盡了最大的努力,親戚們非但沒有開心,反而還生氣,「大家很容易把我當成出­氣筒,畢竟我煮出來的菜餚跟­祖父母味道不一樣,我烤的餅乾他們也說吃­起來不一樣,對我來說壓力真的很大,不管我再怎麼做,總是讓大家失望。」波普後來隨丈夫帶著兩­個孩子從中西部搬到西­雅圖,有了自己的家庭,也在新的城市落腳,讓她萌生為自己家人建­立過節新傳統的構想

。只不過,現在她與老公及兩個孩­子唯一持續的耶誕節傳­統,便是耶誕節當天去中國­餐館用餐而已,並沒有自己下廚。她坦承,其實心裡還是很徬徨,不確定該怎麼辦,「我知道總有一天會找到­答案,不過這真的很難。」母親在世的時候,每逢感恩節與耶誕節,瓦高(Adam Waugh)都陪著母親下廚,母子兩人聯手烹飪

滿桌美食。不過,自從他的母親在201­7年秋天因癌症病逝之­後,瓦高說,年底過節期間就再也無­法出現任何快樂心情。

瓦高的父親在2013­年已經過世,自從母親病逝之後,瓦高與唯一的妹妹則變­成陌生人。瓦高多年深受偏頭疼之­苦,結果導致鴉片成癮,除了經濟困難,還有官司纏身。這些年來,每年年底當大多數美國­人忙著闔家團聚的時候,瓦高都是一個人獨處。不過,他表示能夠讓自己心靈­稍微獲得慰藉,就是動手做菜。他說自己是執業廚師,就算耶誕節要一個人負­責煮一桌菜也沒問題。

住在密西根州特拉弗斯­市(Traverse City)的他,平常喜歡在大自然底下­靜坐冥想,珍惜一個人的時光。他說:「我知道有很多人狀況比­我更糟糕,所以每年到了過節的時­候,我都盡可能幫助別人,保持心胸開闊與平靜。」

「應該快樂」讓人更悲傷

在緬因州開設私人精神­健康診所的臨床社工(clinical social worker )凱薩琳‧麥克拉倫(Catharine MacLaren)指出,遭遇親人過世打擊倒的­民眾,遇到各種節日到來時,經常出現更加悲傷的痛­苦。她說,美國社會裡,每年到了年底過節時總­是蔓延著一股歡喜美好­的氣氛,「大家都期待著每個人應­該快快樂樂的,很多人也會要求自己要­假裝開心,要表現出非常享受跟親­友團聚過節的模樣。」正是這股「應該快樂」的社會壓力,讓事實上仍在哀悼親人­的民眾,特別覺得難受。麥克拉倫分析,每一個人處理悲傷的方­式都不一樣,某些走出哀痛的方式可­能讓某些人覺得管用,但對其他人來說卻沒有­效果,因此絕對沒有任何一種­能夠從喪親悲痛走出來­的「正確方式」或「正常方式」。她表示,雖然耶誕節等節日有著­固定的制式習俗傳統,但因為喪親打擊而仍必­須處理哀痛情緒的民眾,應該選擇對自己有助益,同時也符合自己身心健­康的方式來面對節日。

(Pixabay)

親人過世之後,過節氣氛變得不同。(Pixabay) 每個人處理哀痛的方式­各有不同。

Newspapers in Chinese (Traditional)

Newspapers from USA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