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LE Men : 2018-12-01

DECODE : 108 : 105

DECODE

decode BOMBSHELL / 美人/ 105 格纹披肩Burberry 11月的黑龙江还没到最冷的时候,却已经下过一场大雪。从伊春机场到汤旺河,一百多公里的路要开车三四个小时,车行在结着薄冰的路面上小心翼翼。吕星辰已经来到汤旺河十多天,正拍摄青年导演梁鸣的新片《日光之下》——一部东北味儿的青春片。 这里是梁鸣的老家,吕星辰对东北也不陌生,二十多年前父母来黑龙江做生意,带她插班上了两个月幼儿园。也是一个冬天,寒冷和半融化的黑雪给她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不过对吕星辰的妈妈来说,可能不记得那是个冬天,甚至下过雪,但不会忘了去幼儿园看女儿时,发现她在给班里的小朋友上音乐课。“我告诉她都上了好几天了,隔壁班的课我也上。我会唱的歌老师都不会。” 吕星辰天生带着表演欲,有叔叔阿姨来做客,她会让大家别说话,只听她唱歌。问她当时最拿手的是什么歌,“就是那种可以比划手指的儿歌,你想让我唱给你听吗?”看着她,并不像在开玩笑。 懵懵懂懂拿最佳女演员 20岁那年,吕星辰从导演王全安和演员黄渤手里,接过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的奖杯。站在台上的她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,根本没有准备感谢词,不过当主持人让她唱一曲影片中的山歌时,她闭上眼睛唱起来,气息平稳,似乎忘了周遭的一切。全场安静极了。 这可能是吕星辰在那届电影节上最舒服的时刻。走红毯的经历被她形容为“糟糕极了”,至今她仍记得起那种目光焦点下的压力,她还是第一次穿高跟鞋,时刻处于对摔倒出丑的担心中。第一次拍电影就拿最佳女演员,吕星辰觉得自己不该属于那条红毯。 “当我是我的时候,会不知所措,我不是我的时候,是角色的时候,我会觉得很自如。” 拍《郎在对门唱山歌》的第一天,制片人不放心她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,这次拍摄用的是胶片,一开机就是钱。这名还在上高三的女孩却毫无压力,“反正是你们选的我,我也没拍过电影,我管你的。” 为电影试戏时,屋子里满是北京电影学院和中戏来的漂亮姑娘,看完其他人的表演,陪她来的妈妈说你别想了,回去吧,别人又漂亮演得又好。有句话她憋在心里: “我也不差啊。”她觉得自己的表演很真诚,导演让她换一种……她就真换了一种。结果证明她的直觉是对的。 吕星辰的成长是由一系列的意外所组成的。 她高中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主攻女中音,老师评价她拥有难得的音色,专业书籍上写女中音是一种稀少、可轻易接近灵魂介质的声音。就在高考前,她的嗓子坏 了,她不想再耽搁一年,情急之下报了学表演的辅导班,班上有名中戏的老师,告诉了她有部电影正在找女主演,可以去试试。后来有媒体写她——只上了四堂表演课就拿最佳女演员。 高中毕业,在北京舞蹈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之间,她选择了留在北舞学习音乐剧,因为之前练过几年歌剧,而且很多好莱坞的影星都是从百老汇出来的,表演功底非常好。拿到最佳女演员,让她觉得也许可以成为一名演员,电影节上星光熠熠,她从没想过可以离这个圈子这么近。 体验不同的人生 北京的冬天寒冷、干燥,空气中总是飘荡着一股煤烟味。13岁的吕星辰坐车去顺

© PressReader. All rights reserved.